扫描下载委员履职APP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文史 > 文史资料 > 正文

江竹筠在渝北

来源:区委党史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8-11-12

努力学习  赢得尊重

江竹筠又称江姐,原名江竹君,1948年被捕后改名江竹筠,曾用名江志炜、江雪琴。江竹筠于1920年出生在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家湾的一个农民家庭。1939年春,江姐考入内迁巴县新农场(今北碚附近)的上海中国公学附中,并于同年由室友、地下党员戴克宇(解放后曾任四川省妇联主任)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夏天,江竹筠在巴县兴隆场就读的中国公学附中停办了。她家境贫穷,一时既无钱上学,也无法找到工作,听说重庆中华职业学校要招收第二届会计训练班,是公费,还供给伙食,她就和挚友何淑富(后改名何理立)一道来到寸滩报考。她心想,从这里毕业后,便于找到一个不显眼的职业,掩护自己,开展工作。江竹筠在小学和中学成绩都较好,她与何淑富都被录取了。

当时,会计训练班在江北县(今渝北区)黄桷坪胡家院子上课,离寸滩白沙沱校区有近20里路。

这个会计训练班是由国民政府教育部委托代办的。学制一年,开设语文、公民、数学、簿记、会计、珠算等学科,功课很紧。同学来自四面八方,需要个熟悉了解的过程。江竹筠想,首先要立足于功课上的优势,功课好,才有发言权。她读书时十分刻苦努力,当时学校没有电灯,晚上,几个同学围着一盏桐油灯自习。清晨,天蒙蒙亮,就到山头上朗读课文。付出得到了回报,江竹筠会计学科的作业完成得又快又准,考365bet免费投注优惠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并获得奖学金。庞翔勋老师是她的级任和语文老师,庞老师回忆说:江竹筠那时学习很刻苦,文章写得好,我印象很深。

江竹筠生活简朴,平时总是一件蓝色旗袍,天冷时加件旧毛衣。对人亲切和蔼,面带微笑,说话不多,同学有功课难题问到她,她总是热情认真地回答。大家都喜欢她,亲昵地喊她“江竹”。她兴趣广泛,喜欢打篮球,喜欢唱歌,更爱读书,写文章,她是班上壁报的编委,几乎每期都有她的文章。一天,她和何淑富到庞翔勋老师宿舍去,看庞老师的藏书,整套《鲁迅全集》和许多进步文学名着,使江竹筠眼界大开。后来,她课余读了不少文学作品,受到很大启发。

智揭“皖南事变”真相

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了“皖南事变”,对坚持团结抗战的新四军阴谋袭击,新四军遭受重大损失,国民党却倒打一耙,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一时黑云压山城,人心惶惶。中华职业学校内也是谣言纷纭,学校在山上,平时既无家长来访,学生无事也不下山去,消息很闭塞。由于敌人的封锁阻挠,《新华日报》多日看不到了,《中央日报》《扫荡报》造谣生事,叫人气愤。江竹筠非常着急,期末复习心里都不踏实。

一天吃过午饭,她和何淑富一起信步走出学校。何淑富也是党员,因为去延安未成,暂时失掉组织关系,江竹筠很了解她,平时同食同寝,相互依赖。她俩走不多远,看到一青年男子匆匆走上山来,江竹筠认识他是邓于诗,在华蓥山游击区工作的。奇怪!怎么突然来到这里?见了面,来到路边隐蔽处,邓于诗说:他回重庆市工委汇报工作,正好碰上“皖南事变”,组织上知道这里消息闭塞,开展工作有困难,所以叫他把材料送来了。邓于诗打开挎包,取出一束十八集团军的声明,一扎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关于时局的声明”,江竹筠大喜,催促邓于诗赶快离开。

晚饭后,江竹筠、何淑富同去散步,商量传单怎么发。会计班的女寝室在大院内最里面北房的楼上,20多人睡两排地铺,一个挨一个,江、何两人睡在中间,半夜行动起来,开门下楼都会引出声响,不好办。江竹筠说:“最好让大家累得不行,倒下去一睡就死,啥都不知道。”但又怎么让寝室同学累倒呢?想来想去也没好主意。何淑富提出:“教他们跳交际舞。”其实,何淑富也不会跳,只是知道基本动作程序罢了,江竹筠也只有采纳这个办法了。她边走边捡小石块,也叫何淑富捡了些放在口袋里。

上过晚自习,大家边谈边准备就寝时,江竹筠大声对何淑富说:“你不是会交际舞吗?教教怎样?”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姑娘,好奇、好活动,齐声嚷嚷开了:“行,教教试试。”何淑富就站起身来,告诉她们三步一并脚,没有音乐伴奏,就数着一、二、三、四,在寝室地铺上跳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是初次跳,难免你踩我碰的,笑话百出。后来,嘻嘻哈哈的笑闹声传到楼下,老师在楼下大声训斥,催促快睡觉,大家才赶快灭灯,摸黑钻到被窝里,但已经折腾一个多小时了。

半夜,江竹筠推醒何淑富,轻手轻脚地走下楼来。一出里院门,头顶上寒风刺骨,何淑富就明白石块的用处了。教室的门都锁着,只能把传单用石头压在教室门口、走道上。忙完后,两人又悄悄地摸回寝室,可总是睡不着。

第二天早晨,学校轰动了,师生们看了传单,围在一起阅读和议论,才明白了真相:原来新四军是为了抗日大局,在从江南向江北转移途中,遭到背信弃义的国民党军队的袭击。从而对反动当局更加反感和鄙视,有的人还把传单藏起向别人传播。

同在这天早晨,全校同学在操场上紧急集合。这还是头一回呢!学校教师说:昨晚有人发传单,学校到处都是,要同学提供线索,但大家都不清楚。当场有的同学嘀咕:昨晚辛老师上山了;有的却否定,辛老师不会那样莽撞。辛德培老师思想进步,言论犀利,同学很亲近他。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剩下一些传单,江竹筠带着它冒险下山,过江来到南岸,交给正在精益中学读书的表妹杨蜀翘,要她悄悄放在一些同学的课桌里,到菜市场塞进别人的菜篮里,以扩大影响。    

江竹筠的同学还回忆说:1941年5月,中华职教社社庆,中等机械科演出进步话剧《日出》,这个科全是男生,为了支援《日出》上演,江竹筠和班上的何朝芳(地下党员,读过话剧学校)参加了演出。每次在寸滩排练,她俩都要走十几里山路,但每次都准时到达。

     这时的江竹筠担任学校和附近地区党的地下领导工作,她作风朴实,不爱在大庭广众的场合露面。7月,她结业离校,走向新的战斗岗位。

 

(资料来源:中共重庆市渝北区委党史研究室编印《史镜今鉴》2015年第2期)

 


==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