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委员履职APP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讨 > 正文

协商民主视角下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的比较研究

来源:区政协社法委 发布时间:2018-11-03


【摘 要】政协协商是体现最大广泛性的协商;政协协商经验最为丰富、形式最为正式、内容最为广泛,是我国目前协商民主的主要渠道;政协协商体现了我国政治民主的重要理念。

政党协商是体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特色与优势的民主协商;政党协商是我国最高层次的政治协商;政党协商体现了我国政党民主的重要理念。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都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密切相关,民主党派通过政协渠道进行的政党协商是政协协商的组成部分,直接性政党协商不是政协协商的组成部分;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都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与实现途径,在一定程度上,政协协商更加体现人民民主而政党协商更加体现政党民主;政协协商更加体现协商民主的广泛性而政党协商更加体现协商民主的政治性。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具有互补性,相互配合,相互补充,可以更好地实现人民民主、尤其是协商民主的权力,可以更好地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可以更好地发挥我国协商民主制度、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

【关键词】协商民主  政协协商  政党协商  民主政治  政党民主

 

作为我国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实践中具有丰富的实现形式。2015年《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协商民主的多种形式。1〕其中,作为我国具有专门的协商机构、协商民主的平台与主要渠道的政协协商和体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特色与优势的政党协商,在各种协商形式中具有典型性,故本文试对这两种协商形式进行比较分析。

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2〕是我国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

西方协商民主思想及实践历史悠久,但理论化的研究时间并不长。西方学者于1980年提出了协商民主概念。3〕西方学者认为协商民主或是“一种决策机制”,或是“一种政府形式”,或是“一种民主治理形式”,或强调“公共领域的话语参与” 。4〕

我国的协商民主思想及其实践同样具有悠久历史,但新中国的协商民主思想及其实践形成于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理论、民主理论、群众观点等指导下的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理论在我国最早源于新中国成立时第一代领导人对协商365bet免费投注优惠民主的经典阐释。但对协商民主理论的研究,主要从二十一世纪初才开始。我国学者在介绍西方协商民主理论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协商民主思想及实践,特别是结合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进行了中国化改造,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看法。5〕

党和政府把协商民主作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和“重要民主形式”来予以定位。1987年,党的十三大报告首次把协商内涵扩大到社会领域; 1991年,首次提出 “选举”和“协商”是民主的两种重要形式;2007年,《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提出我国的民主是“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正式提出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 首次从制度层面阐述协商民主;2015年,《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对加强协商民主作了具体部署与要求。6〕

我国的协商民主与西方学者语境下的协商民主是大相径庭的。我国的协商民主最根本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民主理论、群众观点等),最根本的指导思想是毛泽东思想,实践则源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民主协商,其标志性成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新型政党制度的建立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专门协商机构的成立。

可见,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是同“选举民主”相对应的另一种民主形式,是人民实现民主权利的一种民主制度安排,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民主政治方面的“伟大创造”。

二、协商民主视角下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

(一)协商民主视角下的政协协商

政协协商是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参加人民政协的协商主体,通过政协组织,在政协协商内容的范围内进行的民主协商。

1. 作为统一战线组织的民主协商,政协协商是体现最大广泛性的协商。

政协是我国联系面最广的政治联盟组织,体现了“最广泛政治联盟”的特点。《政协章程》规定,人民政协是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而统一战线是我国最广泛的政治联盟。爱国统一战线是我国“最广泛”的“联盟”。其领导者是中国共产党,其基础是工农联盟,参加者内涵非常广泛。7〕

2. 作为专门协商机构的民主协商,政协协商是目前协商民主的主要渠道。

在我国协商民主的多层次多样化的实现形式中,政协协商的实践经验最为丰富。从第一次政协会议召开、新中国成立、新中国的建设到改革开放,政协协商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从而积累了丰富的协商经验。形式最为正式。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正式成立之日起,政协协商在各级人民政协机构开展,其领导、组织、经费、程序都具有相关保障,协商的经常性、规范性得以保证,从而使政协协商的正式性超过其他协商形式。内容最为广泛。如上所述,政协协商是体现最大广泛性的协商,虽然政协是政治联盟组织,但政协协商的主要内容已不限于政治领域,而是扩展到了社会领域(经济、文化、环境保护、社会生活等)。2015年的《意见》,对政协协商的主要内容进行了明确规定。8〕

由于政协协商经验最为丰富、形式最为正式、内容最为广泛,政协协商从而成为了目前协商民主的主要渠道。

3. 作为基于正式组织的民主协商,政协协商是我国政治民主的重要理念。

 我国的政治民主是“人民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两种重要形式是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 是我国政治民主的重要理念,人民政协组织是我国人民进行民主协商、当家作主的专门制度安排。

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一段时期,“选举民主”囿于当时的主客观条件无法实现,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是当时实现“人民民主”的主要形式;而随着第一次全国人民大会的召开,“选举民主”成为实现“人民民主”的主要形式,“协商民主”成为实现“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两者相结合,共同体现了我国的民主政治。虽然“协商民主”后来的内涵从政治领域扩大到了社会领域,但从总体而言,基于正式组织人民政协的“协商民主”,体现了我国政治民主的重要理念。

(二)协商民主视角下的政党协商

政党协商是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与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民主党派9〕)之间,基于和谐政党关系所进行的党际政治协商。

1. 作为政党法律地位平等的政治协商,政党协商是体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特色与优势的民主协商。

我国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一种新型政党制度,具有“鲜明特色和独特优势”。 10〕这一政党制度是一种基于党际合作的新型政党制度。与西方主流的、传统的以竞争为主的政党制度不同,一国的不同政党(派别),基于一个共同的根本政治目的,可以形成以合作为主的、一党执政与其他党派参政的政党制度。而且,这种制度因团结合作而富有效率,从而更有生命力,更有竞争力。

民主党派作为政党而言,在法律地位上与中国共产党是平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同中国共产党是“通力合作的关系”;民主党派不仅仅是共产党的“亲密战友”,而且更应该是“诤友”;民主党派积极进行政党协商,目的是帮助、改善共产党的领导,而不是起制衡作用。另外,中国共产党应支持和帮助民主党派进行自我建设。可见,这种作为党际性与平等性的政党协商是体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特色与优势的民主协商。

2. 作为体现党际性的民主协商,政党协商是我国最高层次的政治协商。

2015年的《意见》提出的我国协商民主的多种形式中,政党协商居于第一位,体现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对政党民主协商的高度重视。

中国共产党在长期执政过程中,面临着诸多新的风险与挑战,自身建设也存在着新的危险,作为“战友”与“诤友”,民主党派出于高度的政治荣誉感和责任感,努力履行好政治协商,尽力发挥好政党政治协商的作用,起到其它民主协商所不能替代的作用,既是执政党保持和巩固执政地位的需要,也是民主党派作为合格的参政党的需要。这也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对政党协商寄予厚望的原因。

3. 作为基于政党身份的民主协商,政党协商是我国政党民主的重要理念。

政党制度是现代政治制度的核心。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的新型政党制度“具有鲜明特色和独特优势”。根据党际合作的思想,不同政党(派别),基于共同的根本政治目的,可以形成以合作为主的、一党执政与其他党派参政的政党制度。这种新型政党制度不同于独裁的一党专制,不同于“轮流坐庄”的二党制,也不同于彼此恶斗的多党制,而是既有相对集权又有协商民主的多党合作制,在保证效率的同时,又坚持了团结与民主。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认为,我国的政党制度是一种新型政党制度,是“伟大政治创造”和“对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新型政党制度为世界政党政治提供了新的方案。

我国的政党协商是基于政党平等政治身份的民主协商,体现了我国政党民主的重要理念;而且,新型政党制度下的政党协商因民主与团结而更加富有效率;同时,政党协商也使得新型政党制度更有生命力、更有竞争力。

三、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的比较分析

作为我国协商民主两种重要形式的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在协商对象、内容等方面具有一定重合性和关联性。这是因为,人民政协自成立时起,就是党派合作的重要机构和组织形式。1954年,毛泽东主席指出“政协不仅是人民团体,而且是各党派的协商机关”。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都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密切相关。

(一)民主党派通过政协渠道进行的政党协商是政协协商的组成部分

政协是民主党派的重要协商机关。人民政协作为我国的专门协商机构,是政党协商的重要渠道。民主党派参加人民政协,政协协商平台就成为了政党协商的重要平台;民主党派参加人民政协工作,通过政协渠道就双方的“共同性事务”进行的政党协商,就成为了政协协商的组成部分。

当然,民主党派也存在不通过政协渠道进行的政党协商。中共中央与民主党派召开的专题协商、重要人事协商、工作协商、调研协商等形式的座谈会,负责同志约谈,书面沟通等方式进行的民主协商,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和参政的民主党派的直接性政党协商。这种直接性政党协商的协商民主形式,不属于政协协商的组成部分。所以,政协协商只是政党协商的重要形式,但不是全部。

(二)政协协商更加体现人民民主而政党协商更加体现政党民主

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都是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形式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讲的政协协商更加体现人民民主与政党协商更加体现政党民主,只是程度上的差异。因为政党协商也属于人民民主的范畴,而且如前文所分析,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存在一定的共同部分。

我国的人民政协是与“选举民主”(人民代表大会)相对应“协商民主” 的制度安排,“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是实现我国人民民主的政治民主制度安排。作为人民进行民主协商、当家作主的专门制度安排的人民政协组织,以其为平台展开的政协协商,理所当然地更加体现人民民主。

我国的新型政党制度下,参政的民主党派主要按界别化的方向发展组织,相对于中国共产党,民主党派的知识化程度更高,专业性程度更强,看具体问题的视角更独特,也可能更科学与权威;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以参政党的身份有时看问题可能更加客观些、更加公正些、更加全面些。我国的新型政党制度体现了我国的政党民主理念,是政党政治民主的制度安排。相应地,我国的政党协商更加体现了我国的政党民主。

(三)政协协商更加体现协商民主的广泛性而政党协商更加体现协商民主的政治性

政协是我国联系面最广的政治联盟组织,体现了“最广泛政治联盟”的特点。参加政协的民主党派只是政协中的组成部分。虽然作为政治联盟组织的人民政协在成立之初,政协协商的内容以政治性内容为主,但如上分析,政协协商的主要内容已不限于政治领域,而是扩展到了生活、经济、文化、环境保护等领域。社会领域的政协协商,尽管可能还与政治问题息息相关,然而,许多协商主题的政治性已然并不明显。所以,政协协商更加体现了协商民主的广泛性。政协协商的广泛性,是其它形式的协商民主所难以达到的和体现的。

政党协商是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基于和谐政党关系所进行的党际民主政治协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民主党派,参加政党协商的参政党是具有与执政党平等政治身份的政党。民主党派在组成上,是具有政党意识、具有高度政治感、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党员。政党协商的政治性,在所有形式的协商中是最明显的。所以,作为体现党际平等协商的政党协商,是我国最高层次的政治协商。

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具有互补性。人民政协是我国协商民主的主渠道(基于政协的广泛性),人民政协是政党协商的重要平台。离开政协平台,民主党派失去了政党协商的重要渠道;民主党派政协委员在政协中的政党协商,构成政协协商的重要组成部分,使得政协协商更具有政治影响力(基于民主党派政治性

可见,政协协商与政党协商的这种互补性结合起来,相互配合,相互补充,可以更好地实现我国的人民民主、尤其是协商民主的权力,可以更好地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可以更好地发挥我国协商民主制度、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EB/OL]http://www.xinhuanet.com/2015-02/09/c_1114310670.htm.

2〕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秘书处:《人民政协重要文献》选编/学习读本[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

3〕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7.

4〕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6〕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7〕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8〕杨凯: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启示[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3-05(001).

9〕丁俊萍:全面把握习近平政党协商思想[J].理论探索,2017(05).

10〕张峰:新型政党制度——伟大的政治创造[N].人民政协报,2018-04-11(011).

11〕李贞: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03-13(009).

12〕陈玉凤:政治协商、民主协商、协商民主的联系与区别[J],中国统一战线,2014(09).

13〕陈家刚:协商民主与政治发展[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

(执笔:史振华  渝北区政协委员、西南政法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 附件下载==